消除“低人一等”的成见,职业教育如何打造“含金量”?
发布时间:2019-05-15 15:10 来源:
国家治理
作者:

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近年来,职业教育迎来“黄金时期”。从“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到2019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人才,已经成为普遍共识与行动。
当前,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不可或缺。我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20年经验表明,学制短、专业性强、实践性特点突出的教育机制可以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做出更多贡献;而吸引力不强、社会认可度不高则成为当前发展现代职业教育需要面对的重要挑战。怎样消除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成见,如何打造职业教育的“含金量”,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对此展开调查,并得出了一些重要结论。

公众对职业教育招生办法和奖助学金标准等方面的内容了解较少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加,大大改善了职教办学条件,全社会对职业教育发展也愈发关注。在调查中发现,公众对职业教育所涉及的收费标准、学历证书获得情况、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获得情况、就业情况等方面的认知度较高,平均分为3.58分(满分5分),而在职业教育的关键环节——招生办法和奖助学金标准方面,公众的了解相对较少。进一步数据分析显示,本人或者有亲朋好友接受职业教育的群体相对于没有亲朋好友接受职业教育的群体对职业教育的了解更多。
县级市和乡镇村的受访者对职业教育的整体情况认知较为模糊
结合受访者的日常居住地进行分析,对上述职业教育所涉及的几个方面,了解程度最高的为日常居住在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的受访者;其次是日常居住在地级市的受访者;再次为日常居住在县级市和乡镇村的受访者。这一数据显示,职业教育场所的数量和普及率,相关宣传和推广度呈现地域不均衡状况。令人担忧的是,在较为偏远的乡镇,农村学生隐形辍学或显性辍学的问题依旧存在,职业教育在这些地方可发挥的空间较大,但公众对其认知较为模糊。
近九成受访者对职业教育领域的发展表示关注
当问及“您是否关注我国职业教育领域的发展”时,89.52%的受访者表示关注,其中59.34%的受访者表示“非常关注”,30.18%的受访者表示“偶尔关注”。此外,有9.00%的受访者选择了“想关注但不知如何关注”,仅有1.48%的受访者表示“不关注”。可见当前公众对职业教育的关注度很高。在本人或有亲朋好友接受职业教育的受访者群体中,超过九成受访者表示关注;而在没有亲朋好友接受职业教育的受访者群体中,表示关注的受访者占比也达到73.75%,与此同时,这一群体中有20.00%的受访者表示“想关注但不知如何关注”。

近九成受访者认为社会对于职业教育的认知存在偏见,其中过半数受访者认为这种偏见会越来越少
在此次调查中,我们就“您认为社会对于职业教育的认知存在偏见吗”进行了提问,调查结果显示,89.86%的受访者认为依旧存在,其中45.44%的受访者认为虽然依旧存在偏见,但越来越少;27.11%的受访者认为依旧存在偏见,且越来越多;17.31%的受访者认为与以往相比,对于职业教育的偏见变化不大。仅一成左右受访者认为基本不存在对于职业教育的偏见。约四成受访者依旧认为“考不上大学的才上职业学校,是低层次教育”,“学术型人才的劳动是高水平的,而应用型人才的劳动是低水平的”。
当问及“您是否会鼓励、支持子女或者亲友选择职业教育”时,超过半数受访者明确表示会支持,25.85%的受访者表示会遵循个人喜好,19.82%的受访者认为要视成绩而定,4.21%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不支持。另外,在此次调查中,在本人或者有亲朋好友接受职业教育的受访者群体中,明确表示支持的人数占比明显高于无亲朋好友接受职业教育的受访者群体。由此可见,对于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成见会随着职业教育的普及有所改善。

公众选择职业教育的主要原因在于“学历认证和职业技能等级价值”和“就业状况”
当问及“您认为学生接受职业教育的原因”时,“学历认证和职业技能等级价值”和“就业状况”的选择人数占比超过半数。“相对于高等教育毕业生,技术人才更容易找到工作”这一说法得到62.19%的受访者认同。当问及“职业教育具有哪些优势”时,选择“掌握一技之长”、“可以套读自考或者成教学历,技能和学历两不误”和“周期短,可以快速解决就业、待业等问题”受访者占比均超过半数。
公众期待的现代职业教育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受访者对职业教育院校“重数量,不重质量”的担忧较为严重,46.81%的受访者认为这是目前职业教育存在的弊端。44.65%的受访者认为职业教育应该规避“学校教育滞后于市场和企业实际需求”的风险;41.57%的受访者认为当前行业企业对职业教育发展的参与不足;41.91%的受访者认为当前职业教育体系尚未完全建立,40.66%的受访者指出当前职业教育制度尚未完善。由此可见,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应当紧密结合市场和社会需要,建立健全职业教育制度。

调查结果显示,52.05%的受访者认为,发展现代职业教育需要构建与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相适应的国家职业能力标准体系与职业资格证书制度;43.62%的受访者认为应注重构建职教师资结构体系;41.80%的受访者强调应注重构建职教课程和教材体系;41.23%的受访者认为应加快职业教育评价体系的构建。还有过半数受访者强调,职业教育应突出办学特色,确立发展定位,实现与普通高等教育的错位发展。43.28%的受访者认为应加强政府宏观调控,对全国的职业教育进行规范化、法制化管理。
当问及“您对未来的职业教育发展有哪些期待”时,51.71%的受访者表示期待建设多元办学格局,完善职业人才衔接培养体系;50.91%的受访者期待将“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建设开放型职业教育体系;44.76%的受访者期待统筹职业教育区域发展、城乡发展布局;39.98%的受访者期待加强政府政策导向,提高社会认可度;还有部分受访者期待完善国家职业教育制度体系,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产教融合,构建职业教育国家标准,树立终身教育的理念等。
报告还就当前高技能人才稀缺状况、职业教育毕业生就业情况等方面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分析。因版面承载内容所限,仅在此呈现部分内容,获取本报告完整版,可与《国家治理》周刊编辑部联系。

研究动态